「在坡镇」抵达新加坡

经过近四小时的航程,终于在下午四点多抵达新加坡。期间晚点了半小时左右。

等下机、填入境卡、入境、拿行李、买酒,折腾了不少时间。


在候机大厅见到 Ken 的时候,他已经吐槽吐了一身。

上得车,先行去住的地方放了东西,和房东拿了钥匙。

然后杀去 Ken 的住处。

尼玛,一大箱子的东西,他的裤子和吃的占了大半箱。我了个去~~~


因为是周五,那二货要上课,所以我们放完东西就去吃饭。

饭后有 X 姑娘送我们回住处。

不过因为路难找,所以绕了几圈,但是平安到家。


因为飞机上太闷,加上和旁边的大姐聊了很久,脑袋里一直是晕乎乎的,感觉要炸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坐了三个多小时的缘故,全身酸涨。匡威的鞋太硬,脚板更是疼得厉害。

算是累翻了,洗了热水澡,往床上躺下就立马睡着了。


-- 待续 --